他打算将《香巴拉》在拉萨长期驻场演出

他打算将《香巴拉》在拉萨长期驻场演出

“香巴拉”是藏语的音译,又称“香格里拉”,意为自由净土、极乐天堂。舞剧《香巴拉》的导演万玛尖措表示,在每一个藏族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香巴拉。而他从小就对这一概念有着自己的专属记忆。

此前,生长于青海的万玛尖措曾两次来到过西藏。一次是2007年参与大型民族歌舞剧《幸福在路上》的创作,另一次是2010年到拉萨拍婚纱照。万玛尖措说他要将人生大事完成在心中的精神高地。

“其实,藏族老百姓在田间地头跳的舞蹈并不像之前舞台上呈现的那么花哨,穿得也没有那么鲜艳。”对此,万玛平措解释说,“我只是把最单纯的藏族舞蹈带回它的本源。”于是,西藏传统的弦子舞、金刚舞都能在《香巴拉》中觅到踪影。而爷爷亲手做的面具、从藏地牧区收集来的生活用品、民间艺人提供的鹰笛都成为《香巴拉》的质朴道具。

直到十一年后的2012年,万玛尖措接到国家大剧院的委托,提交了两部剧本参加“中国舞蹈十二天”演出季,其中一部就是酝酿多年的《香巴拉》。最终,《香巴拉》成功入选,万玛尖措的夙愿总算得以了却。很快,组建团队、进行排练,各项步骤迅速而有序地进行着。2012年8月,舞剧《香巴拉》在国家大剧院成功首演。

“《香巴拉》并不是一部传统的叙事性舞剧。它要表达的是一种深刻的信仰文化和生死观,传递的是人性共通的东西。”万玛尖措希望与受众建立一种平等的观演关系,以开放式的结构引发受众自己的理解,从而完成对作品的解构。“这部舞剧就像一幅抽象派绘画,你能看到浓烈的色彩和饱满的情绪,但它要表达什么,完全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从此,要创作一部有关香巴拉的舞剧就成为万玛尖措的夙愿。大学时代创作的小文本被他不断添加内容,扩充元素。“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阅历和生命体验还不足以去触碰如此宏大的主题。”因此,万玛尖措迟迟没有将自己的愿望付诸实践,他认为自己还需要更多的积累与沉淀。

据万玛尖措介绍,高中时代的一篇日记成为创作舞剧《香巴拉》的灵感来源。“那篇日记名为‘made in shambhala’,记录了当时我的一些小情绪,其中涵盖了自己的民族身份认同和责任感。”万玛尖措回忆道,在2001年已经上大学开始进行舞蹈创作的他,偶然翻出了那篇日记,倍受启发,将自己对香巴拉意象的理解和那些小情绪整理成一个小文本。

在这部有别于传统藏族舞剧的《香巴拉》中,你看不到印象中夸张的动作、喧嚣的音乐、华美的服饰以及绚丽的布景,只有模拟传统藏族舞蹈的简洁动作、棉麻质地的素色藏服和直接取自牧区的道具,配乐也都是采自民间的音乐片段,很多时候音乐褪去,只听到舞者沉重的呼吸声和细碎的脚步声。静静默默地,于无声处将人带入一种思索的情境。舞台上最炫目的也就是在舞蹈之前就在绘制并贯穿舞蹈始终的沙画坛城,最终舞者在沙画上翻滚腾挪,将其毁坏殆尽,令人唏嘘不已。

“《香巴拉》也一定要到西藏去演出,它必须要归根。”今年下半年,万玛尖措的工作重点是创作筹备参加上海国际艺术节的一部剧目。10月份,《香巴拉》将在北京的演出季轮演3到6场,此外年底到法国的演出也在洽谈中。万玛尖措透露,《香巴拉》来西藏演出的计划定在明年,同时,还将在西藏、青海、云南等地拍摄这部舞剧的微电影。万玛尖措表示,如果条件允许,他打算将《香巴拉》在拉萨长期驻场演出。

在这部返璞归真的舞剧中,没有主角,甚至没有明确的主题。唯一的隐性线索就是一位穿白衣的小沙弥,这个有着与生俱来善心的孩子成为串联着整部舞剧,而这条线索也是若隐若现的。

这样一部以原生态藏族文化元素结合现代舞艺术表现形式的舞剧,受到了普遍的欢迎。无论是在美国纽约、芝加哥,还是在韩国首尔,抑或是2013年《香巴拉》所进行的“南中国巡演”,观众的高度认同让万玛尖措倍感意外,也消除了他之前担心不被认可的顾虑。“我们在各地的演出几乎都有当地的藏族观众前来,很多人看完之后都暗自流泪。”万玛尖措说这些观众的反应让他更加坚定了到西藏演出的信心。

阅读次数:
 

上一篇:改进产品设计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